bye

出租



没什么营养的摸鱼,前提大概是老板约pao了穷得叮当响的司马先生,但是司马先生到了约定的地方发现老板不见了,只看见过气曹二少还有他们家很破的出租屋。


苍白骨节被电视机的光割成好几截,无色的血液缓缓地流动着,看不见的痛觉泯灭在神经末梢里。司马懿面无表情拿起遥控器,按下,换台。

“已经把这里当家了吗,司马先生。”曹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淡淡的分辨不出喜怒哀乐。他稍微伸长颈扭身去看他,本格的诡异从一百八十度扭转的角度中一点点透析出来。于是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廉价的租屋里有几盏灯丝安静燃烧着,但快要烧坏了。曹丕和他父亲的前房客脸上安静流动着电子产品的荧光。

过了许久他突然笑出声来,“怎么,不可以啊。”他把脑袋扭回,调整姿势舒缓腰肢,宽大的T恤被他手臂抬高的动作带动,露出一小点下面病态的苍白皮肤。然后他又重新抓起遥控器随意地换台,手指程序般按动着褪了色的胶皮按键,电视台里不同的主持人来回登场,为难地发出磕磕绊绊的播报声。

曹丕出其不意地揽过人的腰肢,摩挲着轻嗅几下,又索性直接倒在他腿上。“好硬啊。”他不由得感概。司马懿太瘦了,生硬的触感碦得他难受。话音刚落落魄的二少爷就收到了一个白眼,“爱躺躺,不爱躺的话请您滚谢谢。”

无奈他只好挪到司马懿旁边,他似是无意地一点点靠近这个人。司马懿像是察觉了,但又懒得去管他,任由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,同时他自己所能够占有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了。他再靠近挤得我坐不下我就直接开门出去,他暗暗想。但曹丕停了动作,开口问,“司马先生,你不好奇我爹怎么样了吗?”

你爹怎样?我既不关心也不好奇,我只在乎他欠我那三百块。他还能怎样,不是不要你了不就是死了吗,难道堂堂前二少爷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。

司马懿翻了个白眼,欲言又止,叹口气脱了力靠到曹丕身上。曹丕想要伸手抓住他,但他的身子又蹭着曹丕硬朗骨架往下滑,滑倒腿那他沉寂一会儿,又攀上来后脑枕上曹丕膝盖,大字型躺开,老沙发发出吱呀吱呀的叫声。“小屁孩,又不是睡过就会有感情。“他褐色的眼球漠然盯着上空,也许在看曹丕,又或者在看更加深核的东西。他的眼神逐渐放空了。“你在意钱?即使我再怎么穷困潦倒吧我也会把他欠你的还给你的,虽然我觉得有一部分的钱是你在诈骗吧。”曹丕缓缓拨弄着散落在自己膝上的长直黑发,司马懿发出被看穿了的无所谓的笑声。

“司马先生,你摸着良心来说,我对你好吗?钱还给你,包庇你的谎言,连房子也免费给你住——虽然是这种危房出租屋。但我对你比我爹对你好多了吧。”司马懿抬头望去,他一贯冰蓝的眼隐没在黑暗中,只有眼神仍然清明,眼里光摇曳着似乎要蛊惑他一般。好吧,摸着良心说的确如此。他奖励似地环住曹丕脖子,给他一个吻,干燥开裂的嘴唇褪了红色,但又意外地粘腻妖冶。像是能读懂他内心,二少爷捉住司马先生双腿,抬至肩头。

“来做吧。”司马扬起下巴,上挑眼睥睨。为了让我良心不会不安,来做/爱吧,我所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些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32)